大家彩香 水着。 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诗词赏析

香港幻彩咏香江灯光秀

大家彩香 水着

【导语】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谥文,封荆国公。 世人又称王荆公。 汉族,北宋抚州临川人(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人),中国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 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 其诗文各体兼擅,词虽不多,但亦擅长,且有名作《桂枝香》等。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归帆一作:征帆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译文 登上高楼凭栏极目,金陵的景象正是一派晚秋,天气刚刚开始索肃。 千里奔流的长江澄沏得好像一条白练,青翠的山峰俊伟峭拔犹如一束束的箭簇。 彩色缤纷的画船出没在云烟稀淡,江中洲上的白鹭时而停歇时而飞起,这清丽的景色就是用最美的图画也难把它画足。 千古以来凭栏遥望,映入眼帘的景色就是如此,可不要感慨历的得失荣辱。 六朝的风云变化全都消逝随着流水,只有那郊外的寒冷烟雾和衰萎的野草还凝聚着一片苍绿。 直到如今的商女,还不知亡国的悲恨,时时放声歌唱《后庭》遗曲。 注释 登临送目:登山临水,举目望远。 故国:旧时的都城,指金陵。 千里澄江似练:形容长江像一匹长长的白绢。 练,白色的绢。 如簇:这里指群峰好像丛聚在一起。 簇,丛聚。 棹,划船的一种工具,形似桨,也可引申为船。 长江中有白鹭洲(在今南京水西门外)。 星河,银河,这里指长江。 画图难足:用图画也难以完美地表现它。 豪华竞逐:(六朝的达官贵人)争着过豪华的生活。 竞逐:竞相仿效追逐。 门外楼头:指南朝陈亡国惨剧。 悲恨相续:指亡国悲剧连续发生。 凭高:登高。 这是说作者登上高处远望。 漫嗟荣辱:空叹什么荣耀耻辱。 这是作者的感叹。 六朝:指三国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六个朝代。 它们都建都金陵。 商女:歌女。 《后庭》遗曲:指歌曲《玉树后庭花》,传为陈后主所作。 赏析 这是一首金陵怀古之词。 上片写金陵之景,下片写怀古之情。 映入眼帘的是晚秋季节特有的白练般清澈的江水和连锦不断翠绿的山峰。 船帆飘动,酒旗迎风,云掩彩舟,白鹭腾空。 这图画难述其美的江天景色使诗人极为赞赏也极为陶醉,同时也引起他深深的思考。 换头之后写怀古:在金陵建都的六朝帝王,争奇斗胜地穷奢极欲,演出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亡国悲剧。 千百年来,人们只是枉自嗟叹六朝的兴亡故事。 但空叹兴亡,又有何益?诗人在这里表现了政治家深邃的思想和雄伟的气概。 不仅批判了六朝亡国之君的荒淫误国,也批判了吊古者的空叹兴亡。 六朝的往事都随水逝去,空余寒烟芳草。 可悲的是,有些人如商女一般,不顾国家兴亡,还沉溺于享乐,吟唱着《后庭花》这样的亡国之曲。 本词以壮丽的山河为背景,历述古今盛衰之感,立意高远,笔力峭劲,体气刚健,豪气逼人。 多处化用前人诗句,不着痕迹,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功底。 此词抒发金陵怀古人之情,为作者别创一格、非同凡响的杰作,大约写于作者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时。 词中流露出王安石失意无聊之时移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全词开门见山,写作者南朝古都金陵胜地,于一个深秋的傍晚,临江揽胜,凭高吊古。 他虽以登高望远为主题,却是以故国晚秋为眼目。 然后专写江色,纵目一望,只见斜阳映照之下,数不清的帆风樯影,交错于闪闪江波之上。 细看凝眸处,却又见西风紧处,那酒肆青旗高高挑起,因风飘拂。 帆樯为广景,酒旗为细景,而词人之意以风物为导引,而以人事为着落。 写景至此,全是白描,下面有所变化。 下片另换一幅笔墨,感叹六朝皆以荒淫而相继亡覆的史实。 写的是悲恨荣辱,空贻后人凭吊之资;往事无痕,唯见秋草凄碧,触目惊心而已。 词至结语,更为奇妙,词人写道:时至今日,六朝已远,但其遗曲,往往犹似可闻。 此处用典。 创作背景 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王安石第一次任江宁知府,写有不少咏史吊古之作,这首词可能作于当时。 还有一种说法是,此词大约作于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出知江宁府的时候,时间在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之后。

次の

初中生端午节周记400字

大家彩香 水着

【导语】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谥文,封荆国公。 世人又称王荆公。 汉族,北宋抚州临川人(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人),中国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 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 其诗文各体兼擅,词虽不多,但亦擅长,且有名作《桂枝香》等。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归帆一作:征帆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译文 登上高楼凭栏极目,金陵的景象正是一派晚秋,天气刚刚开始索肃。 千里奔流的长江澄沏得好像一条白练,青翠的山峰俊伟峭拔犹如一束束的箭簇。 彩色缤纷的画船出没在云烟稀淡,江中洲上的白鹭时而停歇时而飞起,这清丽的景色就是用最美的图画也难把它画足。 千古以来凭栏遥望,映入眼帘的景色就是如此,可不要感慨历的得失荣辱。 六朝的风云变化全都消逝随着流水,只有那郊外的寒冷烟雾和衰萎的野草还凝聚着一片苍绿。 直到如今的商女,还不知亡国的悲恨,时时放声歌唱《后庭》遗曲。 注释 登临送目:登山临水,举目望远。 故国:旧时的都城,指金陵。 千里澄江似练:形容长江像一匹长长的白绢。 练,白色的绢。 如簇:这里指群峰好像丛聚在一起。 簇,丛聚。 棹,划船的一种工具,形似桨,也可引申为船。 长江中有白鹭洲(在今南京水西门外)。 星河,银河,这里指长江。 画图难足:用图画也难以完美地表现它。 豪华竞逐:(六朝的达官贵人)争着过豪华的生活。 竞逐:竞相仿效追逐。 门外楼头:指南朝陈亡国惨剧。 悲恨相续:指亡国悲剧连续发生。 凭高:登高。 这是说作者登上高处远望。 漫嗟荣辱:空叹什么荣耀耻辱。 这是作者的感叹。 六朝:指三国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六个朝代。 它们都建都金陵。 商女:歌女。 《后庭》遗曲:指歌曲《玉树后庭花》,传为陈后主所作。 赏析 这是一首金陵怀古之词。 上片写金陵之景,下片写怀古之情。 映入眼帘的是晚秋季节特有的白练般清澈的江水和连锦不断翠绿的山峰。 船帆飘动,酒旗迎风,云掩彩舟,白鹭腾空。 这图画难述其美的江天景色使诗人极为赞赏也极为陶醉,同时也引起他深深的思考。 换头之后写怀古:在金陵建都的六朝帝王,争奇斗胜地穷奢极欲,演出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亡国悲剧。 千百年来,人们只是枉自嗟叹六朝的兴亡故事。 但空叹兴亡,又有何益?诗人在这里表现了政治家深邃的思想和雄伟的气概。 不仅批判了六朝亡国之君的荒淫误国,也批判了吊古者的空叹兴亡。 六朝的往事都随水逝去,空余寒烟芳草。 可悲的是,有些人如商女一般,不顾国家兴亡,还沉溺于享乐,吟唱着《后庭花》这样的亡国之曲。 本词以壮丽的山河为背景,历述古今盛衰之感,立意高远,笔力峭劲,体气刚健,豪气逼人。 多处化用前人诗句,不着痕迹,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功底。 此词抒发金陵怀古人之情,为作者别创一格、非同凡响的杰作,大约写于作者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时。 词中流露出王安石失意无聊之时移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全词开门见山,写作者南朝古都金陵胜地,于一个深秋的傍晚,临江揽胜,凭高吊古。 他虽以登高望远为主题,却是以故国晚秋为眼目。 然后专写江色,纵目一望,只见斜阳映照之下,数不清的帆风樯影,交错于闪闪江波之上。 细看凝眸处,却又见西风紧处,那酒肆青旗高高挑起,因风飘拂。 帆樯为广景,酒旗为细景,而词人之意以风物为导引,而以人事为着落。 写景至此,全是白描,下面有所变化。 下片另换一幅笔墨,感叹六朝皆以荒淫而相继亡覆的史实。 写的是悲恨荣辱,空贻后人凭吊之资;往事无痕,唯见秋草凄碧,触目惊心而已。 词至结语,更为奇妙,词人写道:时至今日,六朝已远,但其遗曲,往往犹似可闻。 此处用典。 创作背景 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王安石第一次任江宁知府,写有不少咏史吊古之作,这首词可能作于当时。 还有一种说法是,此词大约作于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出知江宁府的时候,时间在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之后。

次の

端午节活动主持词_端午节

大家彩香 水着

【导语】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谥文,封荆国公。 世人又称王荆公。 汉族,北宋抚州临川人(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人),中国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 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 其诗文各体兼擅,词虽不多,但亦擅长,且有名作《桂枝香》等。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归帆一作:征帆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译文 登上高楼凭栏极目,金陵的景象正是一派晚秋,天气刚刚开始索肃。 千里奔流的长江澄沏得好像一条白练,青翠的山峰俊伟峭拔犹如一束束的箭簇。 彩色缤纷的画船出没在云烟稀淡,江中洲上的白鹭时而停歇时而飞起,这清丽的景色就是用最美的图画也难把它画足。 千古以来凭栏遥望,映入眼帘的景色就是如此,可不要感慨历的得失荣辱。 六朝的风云变化全都消逝随着流水,只有那郊外的寒冷烟雾和衰萎的野草还凝聚着一片苍绿。 直到如今的商女,还不知亡国的悲恨,时时放声歌唱《后庭》遗曲。 注释 登临送目:登山临水,举目望远。 故国:旧时的都城,指金陵。 千里澄江似练:形容长江像一匹长长的白绢。 练,白色的绢。 如簇:这里指群峰好像丛聚在一起。 簇,丛聚。 棹,划船的一种工具,形似桨,也可引申为船。 长江中有白鹭洲(在今南京水西门外)。 星河,银河,这里指长江。 画图难足:用图画也难以完美地表现它。 豪华竞逐:(六朝的达官贵人)争着过豪华的生活。 竞逐:竞相仿效追逐。 门外楼头:指南朝陈亡国惨剧。 悲恨相续:指亡国悲剧连续发生。 凭高:登高。 这是说作者登上高处远望。 漫嗟荣辱:空叹什么荣耀耻辱。 这是作者的感叹。 六朝:指三国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六个朝代。 它们都建都金陵。 商女:歌女。 《后庭》遗曲:指歌曲《玉树后庭花》,传为陈后主所作。 赏析 这是一首金陵怀古之词。 上片写金陵之景,下片写怀古之情。 映入眼帘的是晚秋季节特有的白练般清澈的江水和连锦不断翠绿的山峰。 船帆飘动,酒旗迎风,云掩彩舟,白鹭腾空。 这图画难述其美的江天景色使诗人极为赞赏也极为陶醉,同时也引起他深深的思考。 换头之后写怀古:在金陵建都的六朝帝王,争奇斗胜地穷奢极欲,演出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亡国悲剧。 千百年来,人们只是枉自嗟叹六朝的兴亡故事。 但空叹兴亡,又有何益?诗人在这里表现了政治家深邃的思想和雄伟的气概。 不仅批判了六朝亡国之君的荒淫误国,也批判了吊古者的空叹兴亡。 六朝的往事都随水逝去,空余寒烟芳草。 可悲的是,有些人如商女一般,不顾国家兴亡,还沉溺于享乐,吟唱着《后庭花》这样的亡国之曲。 本词以壮丽的山河为背景,历述古今盛衰之感,立意高远,笔力峭劲,体气刚健,豪气逼人。 多处化用前人诗句,不着痕迹,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功底。 此词抒发金陵怀古人之情,为作者别创一格、非同凡响的杰作,大约写于作者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时。 词中流露出王安石失意无聊之时移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全词开门见山,写作者南朝古都金陵胜地,于一个深秋的傍晚,临江揽胜,凭高吊古。 他虽以登高望远为主题,却是以故国晚秋为眼目。 然后专写江色,纵目一望,只见斜阳映照之下,数不清的帆风樯影,交错于闪闪江波之上。 细看凝眸处,却又见西风紧处,那酒肆青旗高高挑起,因风飘拂。 帆樯为广景,酒旗为细景,而词人之意以风物为导引,而以人事为着落。 写景至此,全是白描,下面有所变化。 下片另换一幅笔墨,感叹六朝皆以荒淫而相继亡覆的史实。 写的是悲恨荣辱,空贻后人凭吊之资;往事无痕,唯见秋草凄碧,触目惊心而已。 词至结语,更为奇妙,词人写道:时至今日,六朝已远,但其遗曲,往往犹似可闻。 此处用典。 创作背景 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王安石第一次任江宁知府,写有不少咏史吊古之作,这首词可能作于当时。 还有一种说法是,此词大约作于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出知江宁府的时候,时间在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之后。

次の